海納百川》老師,您快樂嗎?(張芳全)


海納百川》老師,您快樂嗎?(張芳全)

(林志成攝)

今天是教師節,想必各位老師今天應該是五味雜陳,感受不到快樂。爲什麼呢?

《師資培育法》已實施30年了,這30年來法規修改的面目全非與千瘡百孔,讓師培機構、師培生以及教師難以瞭解其立旨意,增添了教師的不快樂因素。就如師資培育由一元改爲多元、師培生實習時間原本在資格檢定前考試,也改在實習後考試等。師培生人數雖然已減少,但是儲備師資在每年培育之下,每年師資缺額不多前提下,儲備師資每年不斷提高,使得流浪老師年年增加,影響到每年的教師甄選錄取比率。這對於要考教甄的師培生來說實在快樂不起來。

由於各縣市政府不願釋出更多退休員額,補足新進教師,使得很多現場學校多以代理代課老師作爲臨時填補空缺,來應付學校缺老師的問題。雖然代理代課教師表面上把空缺填補,但是合約到期、學校另有考量,或代課教師等待準備正式教師,而無心於教學,不僅影響教學品質,也影響學校發展,最後受害仍是學生學習權益。對代理代課教師來說,沒有一個穩定職缺,又常成爲被互踢的皮球,實快樂不起來。

因此,學校需不斷需要招募代理代課教師,學校早已人力吃緊,又要應付每年都要一招二招的代課老師,實無讓原本的業務正常運作。加上代理代課教師流動率高,使得教學現場及學生疲於適應新老師,學校的師資結構不穩定,更影響學校各種行政運作,尤其是要準備與設計討論學生課程計的課發會與行政會議專業穩定性。學校每學期不停的在調適,對學校教學與發展有其限制。這對於學校教師及行政人員相當困擾,更讓他們不快樂。

近年來少子化影響生源,許多學校招生困難,不僅班級沒有學生,甚至整所學校需要裁撤,超額教師何去何從,目前沒以具體政策因應。學校內的教師人心惶惶,影響教師正常授課及工作穩定度心情。這對於可能要被超額的教師又怎會快樂?

在軍公教退休制度改革之下,教師延緩退休年齡,減緩教師人力的新陳代謝。對學生來說,他們希望年輕活潑有活力的教師授課擔任導師。對教師來說,延緩他們退休,減少他們的退休褔利,有些教師乾脆以消極態度,一日度一日應付心態在教學,無法發揮教學熱情,讓學生學習損失。以師培生來說,多麼期待早一點卡到正式教師缺額,大展抱負帶好學生,但就在退休制度,讓原本想退休無法退,這讓師培生望斷秋水,有些更參加一二十年教甄,難以取得正式教職,焦慮不已,甚至懷疑人生。這對於資深老師及未來想要擔任老師也快樂不起來。

許多的教育政策讓現有教師及師培生憂心忡忡難以快樂工作。目前雙語師資搶破頭,在師資培育沒有長期規劃,沒有明確目標以及配套措施,急就章招募師資進入校園任教,難以真正讓學生雙語能力提升,國際競爭提高不無疑問。加以近年實施新課綱的素養導向教學,強調情境生活化的課程設計,活潑多元評量以及新住民語學習,不僅增加教師教學知能不勝負荷的進修研習,也讓原本教學負擔不小的教師疲於奔命,增加了他們的教學壓力,更讓他們無力感。

眼睛长小颗粒!拖半年才看诊 医查出癌症:要摘掉眼球

回 到 明 朝

就師資培育機構來說,教育主管機關在師培政策不斷推陳出新,雙語、新住民語、閩客語、跨領域學習、素養導向評量設計能力培養等等,這已讓原有教育學分負擔不小,讓師資生增加考取機會,不得不加碼修習這些課程與接受認證,增加師資生學習量。而在這背後,師資培育機構需要急就彰設計不成熟的課程來因應,不僅影響師培生的培育素質,也影響他們日後教學能力的專業性。

無可諱言的,目前各級學校都面臨了,家庭功能不彰與少子化,家庭子女少,家長把教養子女責任全推到學校及老師身上,教師不僅要負責教學,還要輔導學生,甚至還要做好與家庭溝通角色,這種親師角色佔用時間逐漸增加,影響教師的身心健康。同時教師兼行政,一堆評鑑及表報,讓教師職務已不純是教師而已,需要有十八般武藝纔可因應。這種教學環境的老師,怎會快樂呢?

如果今天不加班

上述是高中以下的教師情況,大學教師快樂程度好不到那裡。大學教師在退休制度刪除大比例退休金、高教研究環境的惡性競爭、實質意義低的教師評鑑、大學教師低薪、學生素質不佳難以教導等,讓大學教師快樂不起來,尤其許多私立大學校院生源不足而關門,積欠教師薪資,在沒學校任教成爲流浪教授,或中年需要轉職危機,這些種種問題已浮在大學教師身上。大學教師實有苦難言。

過往天地君親師,教師社會地位崇高,而今不僅社會地位難如往惜,各級教師要如何在健康身心、良好工作環境、適切工作負荷,扮演好良師興國重任,實是教育主管機關好好檢討,並提出因應,否則我們老師可能會持續不快樂,又怎會教好學生,會有競爭力的下一代呢? (作者爲國立臺北教育大學教育經營與管理系教授兼系主任)

纽约街头示威模拟葬礼 数百人要求以哈战争停火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強婚奪愛:總裁的秘妻 安若夏

服刑减免

迎高龄生活 可用2险种转嫁风险

飲食作家葉怡蘭/我家巷口─且談,享受小吃的方法